年报显示

年报显示

第四,基于上述三点,导致会计师对煜唐联创是否达到业绩承诺,以及程宇(煜唐联创总经理)等能获得的超额业绩奖励的准确性无法判断,也无法确定是否有必要对这些金额进行调整。

第二,品众互动通过媒体代理商向媒体投放广告收入1.04亿元、媒体采买成本1.19亿元、代理商返利收入1936.26万元。会计师认为,这项业务的返利比例及毛利率高于公司同期直接向同一媒体投放广告获取的返利比例及毛利率。“对该项事项的异常毛利率我们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也无法确定是否有必要对这些金额进行调整。”

5月15日,记者就徐永全的离职是否与年报信息披露差异有关、为何对商誉减值额度预计不足等问题联系天龙集团董秘办,公司工作人员郭女士告诉记者,公司需要由董秘对外接受采访,但是由于工作安排的原因,董秘冯毅这两天暂时不方便接受采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7年天龙集团产生的商誉减值损失中,除了计提广州橙果1081.49万元商誉减值准备外,还对煜唐联创等其他3家数字营销子公司计提了共4.85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更蹊跷的是,就连天龙集团对煜唐联创计提3.13亿元商誉减值准备的这个决定,会计师也表示:“由于无法对商誉减值测试所依据的业绩增长假设的合理性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因此无法判断商誉减值测试结论的适当性。”

在这份预告中,天龙集团明确表示控股子公司广州橙果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橙果)亏损,需要计提商誉减值。除广州橙果的商誉减值外,其他商誉仍存在发生减值的风险。

“公司根据评估机构作出的商誉减值测试结果,按照会计准则计提商誉减值准备。”5月4日,陈东阳在面对投资者提问“为何2017年计提巨额商誉减值准备”时如是表示。

第一,会计师事务所表示,煜唐联创子公司北京品众互动网络营销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品众互动)2017年年末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4.34亿元,煜唐联创另一子公司北京吉狮互动网络营销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狮互动)2017年年末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3.16亿元,但是会计师并没有收到这些应收账款的回函,也无法对上述应收账款的期末余额实施有效的替代程序。“鉴于对该等事项我们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我们无法判断公司上述应收账款期末余额的准确性,也无法确定是否有必要对应收账款余额进行调整。”

天龙集团强调,煜唐联创商誉计提减值准备具备合理性,不存在调节利润的情形。但是在煜唐联创的商誉减值计提准备问题上,会计师事务所在回复深交所问询中却提到,2015~2017年皆处于煜唐联创业绩对赌期,仅以对赌期内业绩增长率趋势推测对赌期结束后预测期业绩持续增长,缺乏谨慎性,故会计师特别关注2018年一季度的签约情况及业绩情况。然而,根据会计师获取煜唐联创提供的2018年合同情况一览表,截至审计报告披露前一日,广告主框架协议总框架金额仅为4.15亿元,同时煜唐联创2018年一季度业绩预测数据较上年同期下降56.49%。

会计师认为,无法获取更多的依据去支撑预测期业绩的合理性,故对于天龙集团所做的商誉减值测试表中涉及的收入、成本、费用、利润等对赌期结束后预测期数据取值的合理性无法判断。由于会计师拒绝对煜唐联创2017年度实际盈利数与承诺盈利数差异情况发表审核意见,公司称目前无法确定煜唐联创2017年度的业绩实现情况。

对于年报被“非标”的后续处理,天龙集团称,目前会计师尚未进场进行“非标”相关事项的专项审计,公司2017年度年审会计师尚未决定是否继续进行上述事项审计,如其决定不再进行上述审计,公司将重新聘请其他审计机构进场审计。

值得注意的是,披露年报后,天龙集团也很快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

对于业绩预告更正问题,天龙集团方面表示,2017年度公司编制业绩快报时,各子公司年度审计工作和评估工作尚未完成,专业评估机构对公司的商誉进行减值测试的工作还处于搜集基础资料阶段,无法为公司提供商誉减值测试数据。原预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金额由公司财务人员根据各子公司的未审数据进行简单预测得出,因而跟专业评估机构评估数据存在较大差异。

第三,根据公司提供的会计资料,会计师无法确定煜唐联创、品众互动、吉狮互动三家公司在2017年度的营业成本、期间费用是否存在跨期。

5月16日晚间,天龙集团对外披露了对问询函的回复。公司称,在应收账款函证工作中,由于两家二级子公司准备相关材料用时较长,使得会计师发函时间较晚,无法给客户回函留出充足的时间,在上述因素的综合影响下,未能完成应收账款函证工作。

随后的4月26日,天龙集团向投资者抛出了一份与此前业绩预告大相径庭的财报。年报显示,天龙集团去年实现营业收入68.76亿元,同比增长30%;但是公司的净利润由盈转亏,全年亏损3.05亿元。年报发布当天,天龙集团也“附带”发布了一份2017年业绩预告更正公告。

到了4月18日,天龙集团宣布拟延期1天披露公司2017年年报。此时部分投资者或许已有隐隐的不安的感觉,因为就在年报约定发布日期的前2天,天龙集团突然对外宣布了公司副总裁、董秘徐永全辞去公司职务的消息,辞职原因是“个人原因”。作为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负责人,在年报出炉前夕选择离职,无法不令人遐想。

2017年天龙集团累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4.96亿元。在5月4日天龙集团举行的网上业绩说明会上,天龙集团财务负责人兼副总经理陈东阳解释称,修正2017年度业绩预告的数据是由于公司对商誉减值额度预计不够,公司董事会就此致歉,“同时对本次年报信息披露差异的主要负责人给予通报批评,发生业绩修正非公司所愿,非人为操纵的结果”。

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与徐永全取得联系,徐永全对自身离职原因仅表示“看公司公告”。对天龙集团的其他事项,徐永全闭口不谈。

阅读次数:
 

上一篇:涉案金额1亿余元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